剑侠日报

己丑年九月廿四  星期二  第九十一期

回到版头

没有你我怎么办伤心的爱情纹身

记者 吉祥区踏青游 【魅螭】

和他约好的见面地点是一个叫天使之翼的咖啡厅。我刚从明月山回来,出门的时候,妹妹对我说:“姐姐,你的脸色很苍白。”我知道自己脸色苍白,泡温泉的时候就想着,要不要去,回来坐车的时候也在想,要不要去?

我知道,我会听见的是一个悲伤的故事。

可是我抵挡不过他发来的那张图片,那个奇诡暴虐的图案,似乎是魔鬼的眼睛,是黑暗的原始诱惑力。

我最后仍旧是去了,犹豫了一下,简单的将头发盘起来,心里的情绪又是悲凉又是些许期待。

他说:“魅,我知道你也在这个城市,我在找一个人,请帮我。”

请帮我,他这般说话,声调都是凄切的。我考虑很久,总觉得见一个陌生人是糟糕的主意,但是,我抵挡不过自己的好奇心。

我写那么多爱情故事,无外乎两种结局,一种是,一种否。但是未必就真的幸福了,不是未必就真的不幸了。

这一个男子,84年生,在一个网络游戏里疯狂的爱了一个女子。可是她,不见了。

“魅,我弄丢了她,请帮助我。”

我站在天使之翼的门口,最终还是推开了门。我想自己的脸色很是肃穆,所以当他对我招手示意的时候,我首先注意到的是他那双眼睛,很是凄凉。

我觉得自己对了,这并非一个玩笑,他是丢了心爱女子的男子,他在寻找自己丢失的那颗珍贵的宝石。

我们握手,然后他开门见山的说,请帮我找到她。

……

我是一个上班族,办公室里面的生活也是枯燥的,女友终究向现实低头,投入了他抱,我很痛苦。

高中的时候是个坏孩子,后来高三的那年,被爸爸抓回去,罚跪。我当时想,可能会被打死的,可是爸爸冲我跪下来,哭着说:“你怎么这么不争气,我求求你,争气一点行吗?”魅,你看我的耳朵,上面还有密密麻麻的耳洞痕迹。

我离开所有旧的东西,拼命读书,然后终于考上了大学,那时候所有人都认为这是个奇迹。

我说的女友,就是大学认识的女孩子。她有我身上追求的东西,她很单纯,至少那时候是的。我以为那就是我的天长地久,但是,我错了。很多人可以嫁给钱,因为有钱可以做很多事情,只有爱情,是不能够活下去的。

这道理,我也是慢慢想通的。我那时候已经开始玩剑侠,不说话,不上YY,只管杀人和被人杀。

现实里面痛苦到要自杀的时候我不能去死亡,但是不能阻止我去虚幻的网络上杀死自己一次或者很多次。

我不再相信爱情,请不要说我一杆子打翻一船人,那时候真的很憎恨这个字眼,觉得都是虚伪的东西。

可是,我毕竟遇见了阳光,她的出现,一个永远记不住路线的女孩子,单纯的傻傻的,像是阳光。我站立在黑暗中,却一下子拥抱住了美好。

魅,我很傻,拥有的时候,我只是恐惧的想要用黑色去浸染她,我想要撕裂她,我用过去去杀害自己还有她。

她依赖我,天天跟在我后面在网上等我。她什么都会说,啊,你觉得呢?可是我害怕被控制,多悲凉,那时候我觉得爱情只是一种控制的手段,又或许说,我自卑。

上学的时候被人说是坏孩子,被那些成绩好的人看不起,老师也不关怀,父母也是天天悲伤的脸孔。好不容易上了大学,才发现自己怎么努力也做不到最好。荒废的时光也不是一下就找的回来,应该是过去的就是过去,你再也无法改变。上了班,却是不上不下的,事业不顺利,女友也走了。

我知道自己不够好,但是又不承认。魅,我是一个可怜的人,是不是?

那个女孩,像是天使,可是我讨厌纯白的羽翼。我不敢对她好,只是心理扭曲到开几个号,去接近她。我失望又庆幸的发现,她对别人都是冷淡的,只有在我面前,是卑微的。

我害怕,这样真切的感情,我如何能够……

对不起,我有些激动了。

我看他,他喝不加糖的咖啡,神色不变,似乎味觉都恍惚到失去了。

我转移话题说:“那个图案?”

这个?

是的,我心里再一次为那种奇诡暴虐的图案而心惊。

她消失以后,我去纹的。我是有罪的人,我从来没这么有勇气坦诚的承认过自己的阴暗。

我试探着她的底线,无视她的伤痕累累,我知道自己在很卑鄙的转嫁伤害,可是我抑制不住自己可怕的破坏欲。

我……我对不起她……

我,最后终于探到了她的极限,我背叛了她。我突然就找了一个女子,开始亲亲我我,然后冷眼旁观她的无助和绝望。她来我的城市,我们见面,然后她说,你可曾真的喜欢过我?

魅,你不知道我的震撼,我见了她,才知道,我梦里女孩的模样。可是,越看见那抹明亮羽翼的光芒我就愈发害怕。

我对自己说,你给不起她什么。

她的眼泪让我绝望到想杀了自己。然后她彻底消失了,像是天使走过,消失的完全没有了踪迹。

“所以是想呼唤她吗?”我问道。

其实,也不是。魅,我知道,错误就是错误,而且,我也配不上她。

“所以?”

我再也不玩这个游戏了,我希望你写出来。然后,如果她上来看见了,我多么的懦弱,连一句对不起也说不出口,以往也卑劣到一句我也喜欢你都不回答。

“你知道吗?我相信一种说法。”

……

“一个人和一个人若有缘分,在另外一个陌生的地方也会擦身而过。”

我最终选择的是懦弱和退缩,魅,请帮我告诉那一个看得懂这些字的人,我也喜欢她,真心的。

“后悔吗?”

是的。

我叹息一声,然后看窗外的阳光,外面的女子走过,有漂亮的侧颜,裙子是艳丽的色泽,她挽着男友的手,走得无比骄傲。

你看,她也曾如此的为你骄傲过。

这话,我最终没有说出口。对面的人,光影变迁的眉眼,都是痛苦挣扎的神色。两个人的事情终究只有那两个人可以解,希望那个女子能够看到吧。

爱情需要缘分,也需要机会。